南柯一梦

我是一条咸鱼,还是懒癌晚期,脑洞很多但全都胎死腹中,更新随缘,不定期删文
文章主攻全职高手
我爱邓布利多校长!!!!!!

【萧蔡】为情所留

文章里涉及一些私设和一些不太常见的设定,看一下对阅读理解有好处的注释
① 三清司:瞎编的一个机构,负责给神仙神兽的孩子教书
②二殿楚江王:传说地府有十位王,只不过熟悉得都是掌管生死薄的五殿阎罗王

江南的梅雨季节又到了,小雨滴滴答答的下着,连续一周都未能停下,仿佛这雨下不完似的。
“又是梅雨季节到了?反正淋不到我,随便了。”树下有一个黑衣青年站着,说,“路人说朴师叔已经回到了武当,邱居新未能继承掌门的位置反倒是萧居棠那个调皮的当了掌门,说不定这个武当的画风都变了,萧疏寒也大道已成,飞升了……我还要继续等下去吗?”
蔡居诚想离开这棵树,走到外面去看看,这时一个小偶站在他的肩上说:“蔡居诚你敢离开这个圈试试!”
“是你啊,我都站在这里二十年了,那墙上有几块砖都被我数得一清二楚,我实在等不下去了,也不想等了。”蔡居诚对那个小偶说。
“你别急啊我让你一个已故之人站在这里我和殿下啊一殿和五殿也不容易都催了好几次让你回去了你都等了这么久了在等一会也无妨你执念这么深轮回了估计也是孤独终老。”小偶似乎很着急,说话连断句都似乎忘了。
小偶又想了想说:“要不我把萧掌门引过来?反正你的执念是在看他一眼,怎么样?”
蔡居诚点点头同意了。
真是奇怪了,能帮我留在这世上必是身份高贵的人,为什么如此费尽心思帮我?我身上有什么好处吗?
萧疏寒以凡人之身飞升上来而非姜子牙当年点将之人,只能去三清司①当一条咸鱼,不对是老师。三清司里的学生们随便拉出来一个就是什么上古神兽的孩子,什么神仙的亲戚,萧疏寒有的时候在心里感慨:二代什么的果然都是熊孩子,小棠当年都没这么皮,居诚也就是暴躁叛逆单纯了一点。
这时三清司迎来了一位贵客,贵到什么程度?天庭大多数人都对他怀有内疚之心然后只能让他享有无上特权的男人——地府二殿楚江王②。
“萧某久仰楚江王大名,不知找萧某有何贵干?”
楚江王说:“萧掌门不必多礼,都是飞升上来。不过我真有一件事情想要萧掌门去做。”
“楚江王但说无妨。”
“我想萧掌门和我去江南一趟,完成一个鬼魂的小心愿让他能安心转世,不知意下如何?”
萧疏寒点点头,和楚江王一同去了一次凡间。
楚江王与萧疏寒并肩行走与江南的大街上,只不过楚江王是一个小偶站在萧疏寒的肩上。
“萧掌门,很抱歉因为某些原因我本尊不能轻易到人间。不过这个小偶有自我意识,虽能传递我的意思但是可能会有点聒噪,还望见谅。”临行前楚江王说道。
路上萧疏寒肩上的小偶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讲话,也不管萧疏寒回不回答他,除了指路一直在和萧疏寒讲三界的八卦。
“……我和你讲啊这人间的八卦也不少,五殿最喜欢看得话本子来自武当呢!不过五殿一直不然我看书的内容说会玷污我纯洁的内心,我又去问殿下,他一直对着我笑也不说话,特别吓人!哎呀快到了!”
萧疏寒看见一处比较远的树下站着一个人。
说过不定不是人,萧疏寒想。
小偶示意萧疏寒走快一点,到了树旁边,萧疏寒才看清楚这是他那叛逃已久的二弟子蔡居诚。
“居诚!你看我带谁来了?你看我厉不厉害?”小偶对着蔡居诚喊。
“萧疏寒?!”
萧疏寒想走进蔡居诚,但却发现自己再也摸不到这个从小到大都由自己见证的孩子了。
“萧疏寒?”
小偶看见蔡居诚惊讶的表情,十分兴奋,一直在闹着让蔡居诚夸奖他,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发不出声音了。
蔡居诚开始逐渐变得透明,声音也变得模糊不清,他似乎说了很多话,但是萧疏寒只看懂了一句“师父。”
小偶将执念已消的蔡居诚灵魂放进一个瓶子里,然后对萧疏寒说:“殿下说蔡居诚执念已消就直接带回地府,因为殿下已经吩咐了所有的黑白无常不要抓他,要带回去只那我们自己抓。”
萧疏寒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想了一下,有点质疑的问:“楚江王为什么如此尽心帮助居诚?”
“不知道,殿下似乎有很多事情,但从来不和我说。扒了好久但是没一个人告诉我,殿下以前的事情已经是一个禁区了,谁都不能说。”
小偶说完就被楚江王召回去了。
萧疏寒也回到了三清司供职。
似乎一切都如以往一般,什么也没有改变。
end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