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一梦

我是一条咸鱼,还是懒癌晚期,脑洞很多但全都胎死腹中,更新随缘,不定期删文
文章主攻全职高手
我爱邓布利多校长!!!!!!

【冰九】执念

重度ooc,不喜欢点返回键。
小九在高潮之前的记忆是停留在洛冰河到深渊以前,所以冰九还是能核平相处的。
不然我怎么发糖啊!这对怎么看都是吃子弹啊!

“沈清秋?”洛冰河来到竹舍时看见了那个本该化成灰的人。
“小畜生来着做什么?”
是那个人渣阴阳怪气的语调,错不了。
师尊,这回你可别想逃了。
洛冰河刚刚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他看见那边的洛冰河和沈清秋卿卿我我,不顾旁人的撒狗粮,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
这次来到清静峰只是想祭奠一下那个人渣师尊,敬敬根本不存在的师徒情意,没想到发现了这么好玩的东西。
“师尊在这干什么?”
沈清秋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
“我好像有东西丢了,来着找找,小畜生要不要帮忙?”
洛冰河也很好奇沈清秋丢了什么东西,自然要帮忙。
“师尊的吩咐,弟子自然照办。”
沈清秋先在竹舍找了一圈,桌上摆了一只茶盏,水还是温热的。洛冰河看见那只茶盏,心道:这茶盏不是已经被我摔碎了吗?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是了,洛冰河一生也不会忘了那只茶盏,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希望,又把他带向失望的茶盏。
但是沈清秋并没有发现茶盏有什么问题,见茶水无毒无害便轻轻地抿了一口。
味道挺好的。
洛冰河觉得这里有问题,从遇见沈清秋开始就有问题了,但是这个世界又有谁能害他,将计就计吧,看看还能发现什么。
“小畜生发什么呆,还不滚过来!”沈清秋说完头也不会的就前往灵犀洞的方向。
灵犀洞内,什么也没有,也不能这么说,还是有东西的。
乘鸾!
“啧,好久没有见过这把剑了。这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命太硬,把自己给克死了。”沈清秋轻轻抚摸着这把剑,想起了那个自己怎么看都不顺眼的柳师弟。
洛冰河明知这把剑是什么,但还是问:“师尊,这……”
“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蠢货留下来的遗物。走吧,去无间深渊的入口,那里可能有东西。”
洛冰河一点也不想去那里,那简直就是他的噩梦。
他以为他的师尊是来救他的,没想到把他踹下来无间深渊。
希望到绝望,仅仅只是一瞬间。
“师尊,那里有结界,不好进去吧。”这句话换来的是沈清秋满眼的鄙夷。
“小畜生别装了,我感觉得到你已经入魔了,而且实力远在我之上,破个结界有什么困难的。小杂种就是小杂种,不想去就直说,本座还不屑于和你这等卑劣的物种呆在一起,你是不是洛冰河本座还不确定呢。”沈清秋直接了当戳穿了洛冰河的实力与身份。
这……
洛冰河听了这话,简直想把沈清秋的舌头给拔下来!
“去就去,没我你可能还到不了入口就死了。”
两个人各怀心思向着无间深渊进发。
无间深渊,洛冰河找到了正阳。
别问他是怎么找到的,还不是那边那个世界的蠢货用这修修补补的破铜烂铁,他也不记得正阳是什么样子了。
沈清秋站在崖边上说:“小畜生你看看这无间深渊,活人进去也难以存活。”你是怎么活着并且出来的?
“师尊也说我是小畜生了,畜生自然有畜生的办法。”洛冰河一边说着,一边将沈清秋环在手臂之间,将头轻轻放在青丝之间。
就抱着一次,以后就再也看不见了,下一站应该就是最后了。
幻花宫。
“小畜生自然是小畜生,衣冠禽兽的卑劣小人,真是罔顾人伦!”沈清秋推开了洛冰河,说,“去幻花宫,那里应该有我想要的答案。”
“走慢一点也不碍事吧。”
沈清秋,我的答案谁来给?
幻花宫里,沈清秋和洛冰河第一次见到了苍穹的人,不过是死的罢了。
“七哥!”沈清秋再也端不起那故作清高的模样,在岳清源前,沈清秋永远都是沈九,不论生死。
岳清源啊,没想到在这里你能听见那到死都没有听见的一句“七哥!”,真是可悲啊!洛冰河看见沈清秋抱着万箭穿心的岳清源,真是想给沈清秋这个人渣再来一击。
“师尊,是不是全都想起来了?这答案怎么样?剩下的路,你是自己走还是我拉着你走?”
“洛冰河,饶了我吧。”
刹那间,沈清秋自爆金丹,死得透透的。
洛冰河在自己的大床上睁开了眼睛,回忆起刚刚发生的事情,想着真是倒霉透了,居然被玩得那么溜的梦境反噬了。
自己还真是失败啊。
柳溟烟在自己杀了岳清源后就离开了,纱华铃爱宫斗胜过爱自己,宁婴婴得到自己给她的沈清秋病逝的消息时就一蹶不振,剩下的莺莺燕燕只不过是无聊收回来的玩具罢了。
这一生他得到了一切,也失去了一切。
在那个世界想不顾一切带那个沈清秋回来,也只不过是对“沈清秋”的执念罢了。
沈清秋,我想要的只不过是一句“对不起,为师错了。”怎么就那么难呢?

end
@花渐迷离 已经不属于段子了,将就一点吧
写得时候一直在听同人剧《盲》,别期待太甜。
看官有问题要么私信,要么评论,我看见了就会给你们解答。
别骂我就行。







评论(9)

热度(63)